《同学麦娜丝》:让人又爱又恨的观影体验

0 Comments

看完《同学麦娜丝》之后,脑中随即浮现两个故事,一个是神话寓言《夸父追日》,另一个则是希腊神话中的伊卡洛斯。

夸父做为传奇神话人物,力大无穷,气势非凡,其中最广为流传的故事版本,即是夸父为了部族的幸福,誓言捉捕祸害亲友的太阳以扭转干旱,怎知随故事发展,越是靠近,太阳所带来的炙热,越是让夸父干渴疲惫,不断循环下,夸父终究力竭倒下,一事无成。尔后,来到现代,人们更是时常用夸父追日来暗讽人的自不量力。

以此来看,电风就像是夸父,就像永不断电的风扇运转自己,持续地产出工作效能,岂知,心底的缺,从未因此被填补。

我想没说出口的,就跟添仔讲得一样,电风一直深信自己只差一步,再一步就能触及拥抱梦想,甚至摘下那颗名为幸福的太阳,殊不知,不管电风怎么向前走,总像是踩了空,即使拥有妻子、孩子与房子,幸福还是没有生根,迎面而来的也只有更多迷惘与不安,毕竟,能力再好,电风的梦都是从广告里借来的,他所追寻的也不过就是一个飘忽不定的幻梦,越是思索与探寻,其中的无意义就越是牵引他走向虚无的空,就像夸父所追寻的那颗炙热太阳,越是靠近,越是被抽干与掏空。

到头来,如前所述,电风吃得饱,过得去,却未曾明白自己的下一步在那里,只知道必须前进,也没想过错了方向,踏上的不过就是一场永无止尽的落空,过上不断被他人期待给套牢的人生。就此,电风的经历,精准地符合台湾当地的教育文化,从小到大,我们就像电风一样,被社会灌输庞大使命,怀抱着理想出发,却忘了想一想自己到底要什么,进而迷失在岁月与目标中,就像一只困于滚轮里的仓鼠,再怎么努力跑也是徒劳无功。毕竟,如果我们的梦想是借来的,到达终点后的幸福终究也是他人的。

为此,我想夸父或是说电风并非自不量力,只是错了方向,如果妥善利用自身的力量来开垦,促成水源的改道与拓荒,就算太阳依然触不可及,但我想,终有一天,干旱会结束,辛苦的泪与汗也会冲刷掉他人的期待与毒素,进而为电风结出一颗又一颗饱满的丰沃幸福。当然,这也是五角一直想让电风这位老同学明白的道理,虽然无奈,但出了社会后,做对事情,很多时候,的确比做好事情更为重要。

就此来说,《同学麦娜丝》虽然是《大佛普拉斯》的升级版,但其讲述的概念反而更加直白且简单,即使片中仍有许多隐喻符号,汇整起来就是老生常谈的想一想自己要为了什么而活。

再来谈谈那位跟电风互别苗头的添仔,就算电影看起来是越走越高,但也越走越偏,本来,即使电影梦孵了半辈子没出生,添仔也没有放弃,接着各种拍摄来过活,虽然不上也不下,载浮也载沉,但跟电风不一样,至少添仔的明天还是自己的。

然而,自从添仔受到成就与地位的勾引,他就开始飘飘然,座上不属于自己的椅子,想着不属于自己的明天,久了之后,就连朋友也不认得他,甚至连电影也交代不清这个人到底变成了什么样子,只知道,这次,添仔离成功的那一步终于变得好近,虽然也因此让他跟寄宿着自己的梦想离得好远。

以此来说,添仔或许成为广告里面的富权阶级,但他也因此付出了代价,遗落了自己的梦境,更失去了生命的定锚,只能活在荒芜的顶端,不断地把自己打磨成一颗漂亮的玻璃珠子,剔透着光明、希望与未来,然内在却浑沌地让人摸不清、看不准、踏不实,那根向着明天的手指甚至扭曲到变形,我想,不只是导演,观众也应该很想让添仔吃上一拳,只为找回那仍旧怀抱自我与他人的差一步先生。

可惜,添仔就像希腊神话中的伊卡洛斯,只想着飞离囚困自己的失落迷宫,却全然不知,随着高度攀升的不只是自由,更还有风险。毕竟,身上那副假造的蜡质翅膀,越是靠近太阳,融解的状况就越是严重,终有一天,添仔会失去飞翔的能力,重重坠落于地,届时,是生是死,我们无法判定,但这一摔,要如何再起,实然不易。

就此而言,或许我们不只要像电风一样找回自己的梦,也跟添仔一样,必须学习理解不上不下地活着,很多时候才是安顿好自己的最佳选择,毕竟,就像伊卡洛斯的父亲所叮咛提醒的,飞太低羽毛会被海水给沾湿,飞太高翅膀则会被太阳给燃尽,不上不下地飞着,正是逃出失落迷宫的关键,借此,我们才能持续拥有翅膀来享受自由。

若说电风还有添仔的关系是互别苗头,闭结与罐头就是互相辉映的对立,相较于另外两人,闭结与罐头的生活其实更加辛苦。特别是罐头,不仅是不上不下,更时常落于坠落的边缘,他那浑然天成的苦闷眉头,背后所带出的就是那一无所有的苦愁,就像紧闭的加工品罐头,即使装填着供人养份的食物,却永远上不了大台面,要不是被放在橱柜中,就是做为配角来搭配别的主食。

再来,表面上来看,闭结是那个难言的人,但实际对照则会发现,闭结身边总是有一群理解他的亲友,就算没说出口,心底的话还是能被听见。然而,罐头,即使能够流畅地表达自己,却总是让人无法理解,连要减肥还是自杀都要加上一个大大的问号。为此,整部戏中,那个总是爱胡思乱想把自己闷起来放的罐头,其所过的生活才是真正意义上的闭结人生。

另外,相比电风这位优秀的白领,同样不上不下的罐头,其经历更加令人心疼,他没有可以缅怀的辉煌过去,所谓昨日早已消逝到没有意义,本来丰足的未来可能,也因应寄托希望的心灵支柱「麦娜丝」而被现实给摔破。如今,罐头不只是现实生活过得闷海愁山,连私底下的白日梦也都烟消云散。

为此,对于罐头来说,除了夹逢求存地过好每一天,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毕竟,昨天没有堆叠出任何意义,幸福的明天又总是看不见一丝身影。

因此,不管罐头替自己塞了多少符咒,又或是向成功人士磕了多少头,都不见得能唤回生活的乐趣,他所仅有的,就是那一缕人生将近熄灭的呛鼻烟味,以及喝茶刁牌的友情韵味,不多不少,一个MINUS,一个PLUS,加加减减下,却也踉跄地搀扶着他走到今天,这有多不容易,让人难以相信,只能徒留一句落土八分命。

明天会更好?答案显然不一定,但愿至少我们能像罐头一样,为苦闷献上奋力飞踢。

除了夸父追日与伊卡洛斯,看完《同学麦娜丝》之后,慢慢浮现的第三个故事就是《快乐的山大王》,讲述人生、无奈与豁达的戏谑短片作品。

《快乐的山大王》做为《反正我很闲》这个Youtube频道的作品,其讲述的要点即在于就算我们怀抱著成为英雄的梦想,现实上,生活可能还是将我们设定成一个微小的螺丝钉,一个帮助他人成长或是赚经验的NPC。然而,纵使无奈,做为NPC的我们仍然能够决定自己被砍杀倒地时的样貌,甚至以跌出一个完美的圆滑曲线为目标,日复一日地带着踏实感继续跌倒,继续存活。

就《同学麦娜丝》来说,闭结,就是那个快乐的山大王,他知道自己拥有的不多,但也认份地明白自己拥有得足够多,一群刁牌的好友,一段懂他的缘份,一位陪伴成长的家人,一间承载愿望的纸糊工厂,或许,他不符合社会大众所定义的成功,却是最能享受生活的人,这也是闭结之所以能横跨生死彼岸来沟通的原因,因其通晓生与死就像绵延不绝的圆,从无到有,再从一归为零,起起落落,却也生生不息。

为此,即使闭结最终因为无常走向生命的终点,其所散落在人间的也非不甘心,而是温暖我们的贴心。

上述的讨论,更让我想到《大佛普拉斯》中的释迦,阿尧导演曾述那是一个看似什么都没有的男人,却也最自由的男人,即便生活在简陋的堤坊守望塔中,但也拥有整片星空,甚至能在权威人士讨生活的泳池里,自由地盥洗着身躯。

以此来说,回到《同学麦娜丝》,某种程度,不管阿尧导演是有意或无意为之,电影很巧妙地把所有的答案,都放到无法明言表达的闭结身上,原来,这个不说其实就道尽了一切,甚至绽放出丰沛的人生道理与风景。

整体而言,虽然《同学麦娜丝》跟《大佛普拉斯》都没有给出任何解方与明确的生活逻辑,但阿尧导演确实都在其中埋下了人的原型,意即释迦与闭结,并让他们引领着我们思考该怎么活着,不仅像是一种开示,更像是在阐述关于生活的禅意,而非执着于追寻意义。毕竟,很多时候生活不仅没有意义,更是浑沌到让人无力,与其揣着自己下陷溺死,倒不如好好享受这份得来不易,活着就好,甚至可以说,好好活着本身就彰显了每一个人的意义。故此,如果说真要从浑沌不明中提炼出一个方向,我想,这就是那份不证自明的救命仙丹,或是说总体生命的落栖之处,向死而生。

没有人是完全幸福的,所谓幸福,是在于认清人的限度而安于这个限度。– Romain Rolland(法国文学作家)

每次观看阿尧导演的作品,甚至是专访或是演讲,都会感受到浓厚的哲学色彩,很多时候,他不仅打脸评论,甚至会打脸自己,但这也象征阿尧导演的大胆与跳出框架,其中真诚对待自己与生活的炙热,更总是旺盛得令人着迷与动容。这一次,《同学麦娜丝》跟《大佛普拉斯》一样,让人看得胸口闷闷,中气不顺,短期之内,根本不会想要再次体验,却又觉得这部片真心值得一次体会,我想,这就是尧氏幽默的特点,让人又爱又恨的观影体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