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军战利品离奇被盗军警侦察未果1961年因洋奴举报意外破案

0 Comments

1958年12月13日上午,在北京贡院大街“全国第二次社会主义建设积极分子成就展览”第六展室,讲解员沈贤琪正指着一把柯尔特左,满含热泪地讲述与这把手枪有关的激动人心的故事。

这把来自抗美援朝战争的战利品,是美军王牌飞行员戴维斯的配枪。由中国志愿军缴获,其意义非凡。

要知道,这把枪,它不是一件普通的战利品,它后面所蕴含的故事,对于树立起民族自信心,打破霸权国家不可战胜的神话具有重要意义。

这把手枪的失踪,惊动了时任团中央的,他要求公安机关尽快破案。北京市公安局迅即成立了专案组彻查戴维斯配枪的下落。

当时北京市公安局治安处副处长朱培鑫和侦察科长王少华,中的两名上校都加入了其中。

在二战时,戴维斯就拥有超过3000小时的飞行经历,参加战斗飞行266次,击落对手50架战机,战绩远超历史上任何一位 “王牌飞行员”,说他是“空中职业杀手”,一点也不为过。

至1951年8月,在对朝作战中,美空中战斗机不断被击落,屡屡受挫。美军把这一切归结为是苏式米格-15战斗机性能超强的原因。

为对付苏式米格-15战斗机,美军将新式战斗机F–86佩刀投入朝战场, 并以轮换方式派遣一批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老牌飞行员到朝作战,来增强空军战斗力。

戴维斯作为美军双料王牌飞行员,高手中的高手,于1951年10月奉命也来到了朝鲜战场,出任美空军第五军第4联队334中队的中队长。

他所在的中队配备的就是这种新式战斗机F–86佩刀,实战高手加这种带佩刀的战斗机完美结合,对对手的杀伤力无疑是最致命的。

戴维斯一来,就展示了他强大的杀伤力,从1951年11月到1952年2月,不到半年时间,就击落了志愿军14架米格战斗机,给志愿军造成难以估量的损失。

1952年2月10日,戴维斯率领他的战斗小队,在靠近鸭绿江的上空巡逻,以掩护正在执行轰炸任务的战斗轰炸机群,发现了因侦察掉队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张积慧和单志玉驾驶的两架米格-15战斗机。戴维斯迅速率领8架F-86型战斗机气势汹汹地向张积慧和单志玉直窜下来,猛扑张积慧战机。

戴维斯当时也是“上头”了,这个出场几百次,次次胜利的双料王牌飞行员,这时却犯了急躁冒进的思想。一个猛子向张积慧的战机直冲过去,哪知速度过大,扑了个空,冲过了头。

这给了张积慧、单志玉难得的机会,二人配合着左扣下滑,顺势咬住戴维斯的长机,步步逼近,紧追不舍。

戴维斯见势不妙,拼命摆脱,一连串的大动作没让自己摆脱追击,反而使跟随他左右的僚机掉了队。

张积慧、单志玉战机在紧追到600米距离时,迅速锁定并瞄准戴维斯长机,连续两次开炮,终将其击中。戴维斯和他的F-86型战斗机,在三光里北面的山坡坠毁。结束了他战功赫赫的一生。

张积慧、单志玉被随后赶到的5架美军战机迅速包围,张积慧在奋力反击中击落一架敌机,他和单志玉战机也同时不幸被击中,单志玉不幸英勇牺牲,张积慧幸得跳伞逃出生天。战后,志愿军战地巡逻队在三光里北面山坡上,发现了这架美军F-86飞机残骸、飞行员尸体及遗物。

遗物中有:转一把、部分头盔残片、军号牌一枚等,其中军号牌刻有:第4联队第334中队中队长乔治·安德鲁·戴维斯少校。

至此,这位美空军的神话人物,双料王牌宣告陨落。戴维斯随身携带的左等被作为战利品收藏进了国家军博纪念馆。

美国双料王牌飞行员被击毙,给予了美国远东空军沉重地打击,极大地提振了我军民士气,加快了我军取得最终决定性胜利的进程。

12月13日上午10时50分左右,该枪在展览时丢失。北京市公安局随即抽调经验丰富的精干人员组成了十余人的专案组。

专案组和管界内的35个派出所一同协查。在1个多月的时间走访了600多个单位,重点排查了那些被管制分子和那些形迹可疑的人,然而却一无所获,一度让破案工作陷入僵局。

无奈之下,1959年春节,专案组决定结束排查工作,将案卷发给各单位保卫科,希望在日常保卫工作中能够发现新的线索。

原来,在1961年4月的一天,在北京赵家楼胡同墙上、电杆上、居民、店铺大门上突然出现了许多署名“复国同盟会”的传单,后陆续又在建国门附近发现了六起传单事件。

办案人员最初根据报案人员提供的线索,追查了几次,并暗中调查也没查出结果来。

后来,报告转给专案组,由刑侦人员接管,扩大了调查范围,发现传单张贴范围并不远,仅限于附近的几个胡同而已,看来罪犯是单兵作战,居住应该不远。

再有,这个连续7次报案的人员也引起了他们的高度重视,能够每次都在案发第一时间报案,是巧合,还是别有目的?

原来这个人叫金宪英,是铁道部专业设计院的办事员。长期泡病号在家休养。公安局还查到他曾有偷盗案底。

随即,侦查员搜查了金宪英的家。在金宪英的家里搜出了一部分传单和底稿。除此之外,侦查员还在金宪英的家里找到了他偷来的手表、照相机和钢笔等物品。

面对不可置疑的证据,金宪英坦白了写传单和盗窃手表、钢笔等罪行,对于手枪问题却始终不愿说出实情。

金宪英告诉刑侦人员,这把手枪是一个美国朋友送给他二伯父金月波的。后来,金月波又把这枪送给了他。而金月波几年前就已死亡,死无对症,手枪零件的来路就此中断。

刑侦人员不愿放过哪怕一丝一毫的线索。这些手枪零件经专家组鉴定,与三年前被盗的戴维斯手枪型号配件极为相似,这更坚定了刑侦人员的推测和判断。

金宪英在刑侦人员长时间的攻心战下,层层设防的心理防线终被击溃,最终如实交代了偷盗手枪的罪行。

在新中国成立之初,百废待兴,人民日子还很艰苦,而在大洋彼岸的美国,却极富裕。

在强烈对比的反差下,于是便出现了一批自甘堕落的洋奴,总认为外国什么东西都比中国的好。为谋取自身利益或达到某种目的,不惜出卖国家人民利益,而对外国主子,却极尽讨好之能事。

金月波,清朝吏部主事。到民国时期,在美驻华使馆武官处当华语教员,教美国武官汉语。当时,美军情报部门官员包瑞德是他的学生,两人交情不错。

1949年北平解放后,包瑞德留在了北平,暗地里发展、培养了很多线人,专门收集新中国的各种情报,试图破坏新中国的建设。

金宪英是金月波的亲侄儿,经常听到叔父讲起包瑞德在美国的生活以及包瑞德口中的美国。那是一个令人向往的富庶之地,电灯、电话、小车、洋房,还有数不尽的他没听说过的新鲜玩意。

而那时的中国,人民连吃饱穿暖都还成问题。就算是在富裕家庭,如果能有一架自行车、或一只手表,那都算是极其奢侈的物品,而这些在当时的美国却是司空见惯。

金宪英在脑海里一遍又一遍地勾勒起自己住着洋房、享受着美食;开着洋车,奔驰在宽阔的道路上的情景;这些场景让他难以自恃,他幻想着自己有朝一日也能过上这神仙般的日子。

金宪英为满清贵族后裔,过惯了高人一等、锦衣玉食的生活,如今却要每天按部就班地上下班,觉得很憋屈。

他工作稳定,比起当时许多尚在温饱线上挣扎的普通老百姓来说,已经很好了。然而比起他为自己描述的蓝图相差实在太远。对美国的生活更加向往,对新中国充满了仇恨。

包瑞德是叔父金月波的学生,交情还不浅,于是叔侄俩便密谋着计划想通过包瑞德这条路去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可惜叔父建国后没几年就去世了,金宪英不死心,整日琢磨着怎样引起美国人的注意,讨美国主子欢心。

为掩人耳目,金宪英表面上工作积极,暗地里偷偷搞一些破坏新中国建设的小动作,从而吸引美国人的注意。

1958年12月13日上午,金宪英随着人流参观了“全国第二次社会主义建设积极分子成就展览”。

当他来到志愿军第六展室,听到讲解员讲述一把志愿军缴获的手枪是美国飞行员戴维斯的配枪时,留了神。

在展会上近距离看到自己崇拜偶像的配枪时,一个大胆的想法突然从他脑海里蹦出来。“戴维斯是美国人的英雄,是美军的骄傲,他的枪被作为中国志愿军的战利品展览,这简直是莫大的耻辱。如果能把枪偷出来,不再有机会展出,算是帮了美国人的忙,说不定还能凭着这份功劳投奔美国。”

金宪英乘人不备,伸出罪恶的手,偷偷将戴维斯的配枪收入囊中。并迅速离开了现场。

他原本计划将偷来的手枪交给美国大使馆的人,得到美国人的赏识。哪知公安局调查的风声很紧,没机会出手,便就按了下来,等风声过后再说。

拿到偶像的手枪,金宪英是既兴奋难抑,又诚惶诚恐,是既怕手枪在自己手里生锈不好向主子交待,又怕被公安局的人找到。整日里,坐卧难宁。

其实,手枪从展会上偷出来的时候,枪身已失去了原有的光泽,变得有些斑驳。金宪英很是心疼。

然而,令他没想到的是,拆枪容易,组装难,被拆成零件的手枪,再也难以拼装完整。

希望破灭,还得担惊受怕,这样的日子不好过。为避免被发现,金宪英将手枪的各个零件用纸分开包装后藏了起来。

这就是我们前面讲到的,公安部的人在搜查他家时,看到的是一些分开放置的零件,而不是完整的手枪的缘由。

这个时候的金宪英还不死心,继续在一条道上走到黑。一计不成,再生一计。美国人不是那么仇视中国吗?那就顺着美国人的心愿,张贴讨美喜欢的传单。

可这个蠢人,在张贴传单后又假模假式地跑去举报,弄巧成拙,反倒把自己送进了局子里去。

更可悲的是,金宪英在接受审讯的时候,还在痴人说梦,还在幻想着、指望着旧势力卷土重来,历史可以重演,他就可以像二伯父金月波那样,当一个美国人的华语老师,继续过上贵族般的生活。

众人瞩目的戴维斯配枪离奇失踪案彻底落下帷幕,金宪英也受到了他应有的惩罚,被判处死缓,终身在监狱里度过。

时间已过去了60多年,祖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人民也早已过上了那个时代人们梦寐以求的生活。

然而这一切幸福生活离不开先烈们浴血奋战为我们争取来的和平建设环境,离不开我国始终坚持的独立自主、自力更生。民族独立,民族自信才是国家富强的根本,是我们能够傲然屹立于东方的源头。

在新时代,我们同样不能掉以轻心,要警惕纷繁复杂的国际环境下滋生出的新一轮崇洋的洋奴对国家和人民的危害。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