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对我们的好我们永远忘不了”——追记巩义好村长赵宏修

0 Comments

寇家湾村人至今难以忘记,他们的老村长一年前离他们而去的那一天,他们至今难以置信,这样对谁都好的大好人怎么说不在就不在了呢?

带头捐款带头干,为村里通水的是他;要下雨了,半夜叫醒村民收麦的是他;河里救出几条人命的是他;四方奔波求助,修路通电的是他;借钱给乡亲不要的还是他。他们又仿佛看到了,昔日急匆匆忙碌的那个身影。

几十年的老邻居赵喜朝提起他动情地说:“俺宏修哥是俺村多年来的第一大好人,他帮扶、救助过的人太多了,一时半会儿都说不完。村里建校后王光亚、施鹏贤先生捐献的椅子我要搬几把,他拒绝了;村里的信纸我要用几张他也拒绝了;别人家办丧事儿压了我的庄稼地,他却非要自己掏钱替人家包赔我。他就是这样的‘怪’人、好人。”

“当天的事,当天办;能办的事,尽快办;难办的事,想法办;复杂的事,梳理办;个人的事,下班办;再难的事,也要办。以诚待人,以信做事。”这个座右铭,伴着一个已故八十六岁老人走过了几十个春秋。说怪不怪,其实可爱,他不图名,不图利,给家乡人民办的事儿,家乡人民提起他就伸大拇指。

他偏瘦的高个儿,一头遗传黑发,什么时候看到他精气神十足。他是个连任十四年(1994年——2008年)的村委主任,还是第六、第七、第八连续三届乡镇人大代表,郑州市文明市民,又是《河南农村报》等四家省级新闻媒体特约记者、通讯员。2005年元月,他被“河南省科技新闻学会”、“领导与科技杂志社”、“河南科技报社”三家评为“首届中原百名科教兴豫村主任”。

他热爱生活,热爱工作,对待每一个人都是满腔热情,做每一件事都是认认真真。他走路带风,说话砸坑,从飞行员到公办教师,再到改革开放后回家乡担任机械厂厂长至后来的当村干部,业余兼职搞新闻,他每天都把发条上得很满,却没有人看到他有丝毫的疲倦感,更没有听到过他埋三怨四、抱怨指责。他像一股清风,总能带给人以惬意,他更像一块儿煤炭,时时在燃烧自己温暖别人。他更是以一身正气带给人满满的正能量。他——就是河南省巩义市芝田镇寇家湾村村委原主任赵宏修,人们都习惯称他为老赵。

老赵是去年7月29日去世的,亲朋好友送行的人特别多。他在安徽办企业有十多年交情的政界、商界的老朋友听说后,也专程从安徽赶赴巩义参加吊唁,已七十多岁的政界老友张先生代表安徽一行人执意亲自撰写来宾致辞,回忆老赵为人高尚和为当地民营企业发展所做的贡献,现场泣不成声,直到送他入土为安才依依不舍地离开。寇家湾的父老乡亲更是惋惜不已,村两委代表村民敬送“德高望重”巨幅挽幛致哀。

熟悉老赵的人都说老赵真是个大好人,大善人。老赵座右铭中说的这事儿那事儿,不管是工作上的事儿,还是生活中的事儿,他之所以能坚持干好干到底,源于一个善字,他是善人,始终把善行义举奉为上。善是中华民族文化中核心价值观之一,春秋战国时期,善这一价值观被阐释为“可欲为之善”,意即“可以满足的欲望”,需求就是“善”,而不可满足的欲望则不是“善”。马克思主义认为,从总体与宏观角度来看,在最广泛的时间范围内符合最大多数人的目的,即是“善”。当过公办教师的他对中国的善文化,注意身体力行地去践行,并注意为他人做表率。他的言行,他的一生,让我联想到了伟人主席说的那句话“一个人做点好事儿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儿不做坏事儿!”老赵就是这样的人,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伊洛河救过人、路边拣救过奄奄一息的婴儿、卖过自家粮食救济过病人、村民赵某某的儿子不小心筷子戳进了嘴,老赵听说后急忙联系车把他送往医院抢救等等。像这样的好事儿老赵每一年都在做,做了多少都记不清了。他救过的孩子七、八个后来都非认他作干爹不可,干儿子和亲儿子一样披麻戴孝长跪在老赵的灵柩前哭成了泪人,那情景触动了每一个在场的人忍不住落泪。满头白发的老赵老伴儿深情地说“这老头儿,活了一辈儿,干了一辈儿,行了一辈儿好,值了!”自豪中让人品出几许惋惜。村里人都说,赵宏修是个大好人,大善人,活了几十年,不管是对大人还是小孩儿,没有和谁拌过嘴,斗过架儿,临老了是自然睡过去走的,临走前没有遭一点儿罪,这也是他干了一辈子,对乡亲们谁都好修的大福。他修路通水建校,帮这个帮那个,到现在还有人欠着他借给的钱没有还。村民们老是念叨:他为我们办的那些好事儿,我们到死都忘不了。

老赵老伴儿说,收麦大忙天,有的群众只顾收麦,顾不上看天气预报,忙了一天累得晚上早早就睡了。老赵时常关注天气,有时候睡到半夜,看到天气变化要下雨,就急匆匆起床跑到村委会去广播,提醒村民赶紧去收晾晒的麦子。群众都夸老赵是他们的贴心人。

寇家湾村靠近伊洛河,每逢夏天,不知深浅的孩子们一窝蜂地去河里洗澡。老赵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知道,如果遇上上游涨河,或者遇上暴雨等恶劣天气,下河游泳是非常危险的事儿。他除了用广播讲,跑到学校给孩子们提醒外,还自己制作了“水深流急危险!千万不要下河游泳!”的警示牌,插到河边醒目位置,他有空就到河边巡视,每年他都这样做,他干村委主任期间,河里没有发生过一起游泳事故。水性很好的老赵连年在伊洛河救下三个孩子的命。

他的善是本性的,发自内心的,不是那种为了名利做给别人看作秀的善。早在那个缺粮少吃的年代,老赵和老伴儿在路边看到忍饥挨饿的人,就把自身所带的仅有的两个馒头都给了路人,而自己和老伴儿却饿着肚子从市区办事又步行回到家。

村民有困难也总爱找老赵,因为老赵是热心肠,没有一次拒绝的。老赵的六个子女工作生活经济都还行,用不着他更多的操心自家孩子们。村里有的群众家里收入低,办事儿钱转不过来圈儿,总爱找老赵帮忙,老赵总是想法儿满足他们。次数、人数多了,老赵没法儿再给老伴儿说用钱原因,总说在安徽办厂的老三闺女需要他给汇款。时间长了,老伴儿心知肚明他善意的谎言。不过还是提醒他说,人多了,你也记个账,老赵为了应付老伴儿,建了个账本儿。他去世后,账本还在(随着老赵仙逝,老伴儿和子女一致同意把账本烧掉),有的钱未还。因为他从来没有向谁张过嘴要账,借钱是自愿,还钱凭自觉。他看着有的邻里乡亲实在困难,他只想着帮他们,真心希望他们早点儿告别穷日子。要账,他实在张不开口。老伴儿说,村里应支付他的工资至今也没给他结清,他还要一回又一回地贴补村里。不但拿钱还要往外拿东西。村里办厂时,他就把家里的角铁、钢板贡献出去。从安徽自家企业把焊好、油漆好的学校大门、楼梯扶手,自费出车运回、安装到位。

他除了拿钱给村里办事儿,还拿钱帮村里人。次数多了,老伴儿有时也嘟哝他两句儿,老赵也不急不恼。为哄老伴儿开心,他总是说“当干部要吃亏,吃亏吃亏再吃亏。”有人当干部,是把村里的钱往家拿,而老赵正好相反,他把家里的钱往外拿。也许有人要问。他哪来的钱呢?村里那么多人都没啥钱,就他是富裕户?寇家湾村村民都知道,改革开放的红利政策让老赵乘东风、用实干在安徽办厂经营,他的六个子女工作生活经济条件也都不错。他不仅不缺钱、不贪钱,而且更重要的是有公心,这就是最初当地镇政府、村两委专门诚邀老赵“出山”就任村委主任的原因。

老赵这人,干什么都是实实在在,特别对村里的事,总是实实在在做人,清清白白干事儿,公就是公私就是私,公私是必须分清的。就在老赵去世的五年前(2016年)的“五一”期间,政府统一规划拆迁,作为修路造成的拆迁户,很多人都舍不得生活了多年的老宅,不愿搬迁。此时已经卸任村委主任八年,81岁高龄的老赵坚决支持村两委工作,毅然带头承诺搬迁,老赵的这一举动,时任村干部不觉得意外,村里群众不觉得吃惊,因为他们都知道老赵常说的一句话:“天地之间有杆秤,那秤砣就是老百姓!”从他1994年被群众推荐,镇村聘请干村委主任开始,一直干到2008年73岁,直至家人为他身体健康和奔波安全着想“逼迫”老赵提出辞职。老赵已经不知道多少次用老百姓的秤砣称过自己了。

过去的寇家湾村,是全巩义市54个重点贫困村之一,1452口人,人均9分耕地,五岭十沟三个嘴儿,加上五坡七谷堆儿,自然条件真不是一般的差,靠近伊洛河却没水吃,比邻寇准墓,却也没带来什么上天的照应。这样的村情,让谁来干村干部,都是作难。没有吃苦奉献精神,没有一定的能量,想让老百姓脱贫致富奔小康,只能是一句空话!

老赵知道,要想脱贫,先得让群众顾住嘴,管饱肚子。其实,比这更早的在六十年代末,为了让村里通上照明电,老赵负责购买电料。他克服计划经济下买东西难这个让人头痛的老大难,上北京,下武汉,坐硬座,住候车室,钱不够了,自己贴上,真想把一分钱掰成两半儿花,他的行动打动了北京一位副部级干部,专门让人给他安排了几个白蒸馍、咸菜和几张粮票,让他作回村路上的盘缠,村里的电通上了,村里人感谢他。然而文革中,有人要审查打倒他,审查结果,他没有任何问题。正应了那句话,真金不怕火炼!老赵自己说是人姓实,火姓虚。

当年的寇家湾村缺水缺到什么程度呢?为了吃水有的群众要到两公里外去担水、拉水,加上路不好,如果遇到雨雪等恶劣天气,群众只能循环着节俭用水。工业不中农业不行,村里没钱老百姓也没钱,通水钱不够,老赵拿出自家积蓄10500元,带领村民出工出力,1995年4月7日,全村人终于吃上了自来水,要知道,那个年代上万元对于一个家庭可是个大数目。

电和水都解决了。老赵又想解决路。村头有座桥,但之前不知道什么原因只架了一半儿,半截儿桥上常出事儿,几年时间摔伤的有30多个人,有的还住进了医院。赵宏修多次向上级反映,争取到市交通局的支持,并行两辆车的桥建成了。桥通了,还有路的问题。每逢下雨,村里就污水横流,路被冲垮,孩子上学,大人出门只能望路兴叹。老赵多次实地查看后,决定挖砌排水沟。村里资金不够,他又捐出2000元钱,在芝田镇党委、政府支持下,400米的排水沟修好了。出行不再困难了。

善无止境,大爱无边。老赵对孩子,对教育可谓是情有独钟。老学校的危房一直是老赵的一块儿心病,他做梦都想改建学校,让孩子们在安全、明亮的教室里安心上课,有多少次,老赵都站在破旧的校舍前发愣,知情的人都知道,其实他那不是在发愣,是在暗暗地想着办法,但苦于村里缺资金,个人手头的钱又不够,难以如愿。2000年,一个偶然的机会,王光亚的老同学齐应晓委托老赵帮他找失联多年的台湾教育家、郑州升达大学创办人王光亚先生,老赵依靠省会郑州新闻媒体的朋友几经周折找到了王光亚先生,当王光亚先生高兴地与老同学见面后,得知是老赵帮他们牵的线,并且知道老赵每年清明节都为他远在大峪沟海上桥老家祖先扫墓的事后他很受感动,当他问老赵个人有什么要求和需求时,老赵就把建校的愿望真诚表达,王先生立刻对寇家湾村建校的事做了积极表态,并联系台胞施鹏贤先生捐资1.2万美元及价值2万元人民币的物资,后又捐赠500美元作为学生的奖学金,为了确保资金用向公开透明,给投资者一个明白,也给自己一个清白,老赵主动提出,让投资者派人监管并派出建设升达大学的施工队施工。2002年,寇家湾小学通过修建焕然一新,投资15万元的教学楼拔地而起,学校焕然一新。孩子们终于搬出以前那破旧不堪,大梁断裂,山墙露脊的危房,有了环境优美的学习环境。

当年6月21日,王光亚、施鹏贤先生专程从台湾回大陆亲自出席了竣工典礼,老赵多年的夙愿实现了,比办成了自己家里的大事儿还高兴(寇家湾小学改建筹资相关内容,现升达大学法人代表,王光亚先生的女儿王淑芳女士在她著的《跨越海峡两岸的教育实践家——我的父亲王光亚先生》一书中有较为详尽的记载)。

随着这些通电、通水、修桥、建校等实事工程的一件件落实,寇家湾村由过去的巩义市54个贫困村之一、后进村之一等,都一一脱贫致富摘了帽儿。

人们都喜欢把记者尊称为“无冕之王”,其实很多人不知道,新闻工作者背后付出了很多,勤是他们的突出特点,干着村委主任又搞新闻的赵宏修尤其勤奋。老赵不仅办好村里的事儿,他还爱管外面的事儿,而且他还有自己管事儿的办法儿,因为他是个新闻迷,他很好地利用了新闻媒体这个渠道,通过新闻报道引起上级领导重视,进而解决了一个又一个“社会”问题。

孝芝路北起巩义市区西,南接310国道芝田段,全长约7公里,沿途有包括寇家湾在内的7个村庄,涉及上万人出行,是芝田、回郭镇、鲁庄三个镇往市区去的必经通道之一。但这条便民大道由于年久失修,给群众生产、生活带来极大的不便。老百姓风趣地编了个顺口溜来调侃:“孝芝路实难行,垃圾占着道,大坑连小坑,晴天车过满天灰,雨天到处泥水坑” 。老赵用文字配照片的形式在报纸多方呼吁,报道的作者姓名前还专门加上了芝田镇寇家湾村村委主任,从而引起了上级领导重视, 紧接着借着村村通公路的春风修好了孝芝路。(河南城乡经济报2004年7月28日A2版,标题:一个村委主任的呼唤 谁来帮助重修巩义孝芝路,报道了这个情况)。如今,孝芝路不仅方便了群众出行,而且不管是春天还是夏天,还成了伊洛河边休闲观光的好去处,路两旁绿树成荫,迎风招展的花草惹人爱怜。1999年6月,老赵发现310国道偃师市营防口段有一个方圆约3米的大水坑,来往车辆为了绕水坑而经常出现堵车现象,并伴有事故发生,影响了交通安全。他明知道偃师属于洛阳市,巩义属于郑州市,这事儿管的出圈儿了;营防口在偃师和巩义的交界,要解决得通过省里协调,这事儿看起来不算大,但还真不好管。可是老赵的牛脾气儿又上来了,于是他骑上摩托车跑了几十公里到现场采访几次,在大河报等刊登了图片新闻,同时报告有关省市交通部门,从而引起了当地领导的重视,很快修好了那个路段儿。

伊洛河是流入黄河的一支主要河流,老赵一直关注着这口郑州市民的“水缸”,他通过多年的观察,拍摄了伊洛河由清到黑,由黑到清的变化全过程,并在《河南工人报》以“减少环境污染,净化郑州水缸,伊洛河治污”为题刊发了组照,在省会郑州及伊洛河两岸引起了较强的社会反响,对促进伊洛河治理起到了很好的促进作用。

躬身家乡顺民愿,拿起相机走四方。老赵由村委主任兼职的业余新闻爱好者“转型”为四家新闻媒体的特约记者,那时六、七十岁的他仍被人称为“三快”(眼快、腿快、手快)。作为一个村委主任兼职的新闻迷,他写的和写他的新闻稿件,在巩义市级以上市报、省报等多家新闻媒体发表的达534篇。

2006年9月,他的事迹材料《热血肝胆铸丰碑》,作为落实科学发展观,提高执政能力水平的宝贵经验,被河南省委党校选入学习文献《落实科学发展观,构建和谐社会》一书,在全省党员干部中推广经验;2003年11月,他在东方家庭报社和河南省青年摄影家协会联合举办的“怡和杯”生活摄影大赛中,作品《新鲜》荣获三等奖;2009年9月,老赵参加“巩义市庆祝建国六十周年‘我眼中的魅力巩义’摄影大赛”,作品“千年等一回”荣获入选奖;2009年11月,在郑州市委宣传部、郑州市文化局联合举办的庆祝建国60周年系列文化活动中,他的作品荣获《我可爱的祖国》艺术摄影展铜奖。老赵以热爱公益事业的满腔热情和极强的新闻敏感性拍了新闻照片,作新闻报道,数十次被评为镇先进工作者,巩义市模范通讯员、巩义市人大常委会好新闻一等奖等,荣誉证书及各种证件和剪报本等装了几个编织袋儿。这就是自谦为“德才不备土八路”的老赵的不俗成绩。那时候在巩义市政界和新闻界,这“土八路”赵宏修那可是响当当的,提起他没有几个人不知道。

就像他对待工作,对待每件事儿一样,凡他经手的事和物,都可以看出他的细致用心。细到一般人不能为,细到一般人都佩服。他非常细心地把每一本,每一张都用笔仔细标注了时间、编辑姓名等,有比较厚的册子还编注了目录,统一打上了编号,封面上的内容都是统一打印制作,从格式到字体都是他亲自校对、敲定的。划分了时间区间等,让人一看一目了然。找他的素材,就像是翻阅档案馆整理过的资料一样整齐有序。老赵因为人厚道,爱主持公道,又敢于直言,2000年3月,被巩义市环境保护局聘请为法治监督(联络)员;2006年10月,又被巩义市国土资源局聘为廉政监督员。

流淌不停的伊洛河不会忘记,寇家湾的乡亲不会忘记,曾被他救助过的那些更不会忘记——赵宏修,这个已经深深刻进他们记忆里的名字。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