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生牛犊不怕虎志愿军空中突击手炮毙美军王牌戴维斯

0 Comments

摘要:美军著名的王牌飞行员,被誉为“特别能战斗”的第4战斗机联队334中队中队长乔治·戴维斯少校,竟然被初出茅庐的志愿军飞行员张积慧击落,这场空战惊心动魄,但对这个战果依然还是有争议的,真相到底怎样?

人民空军的第一支成军的作战部队空4师,是最早参加抗美援朝空战的空军部队。从1950年12月开始,先大队,再团,最后到师,接着又三次进驻浪头机场参战,成为志愿军空军参战经验最丰富的老大哥部队。尤其是在1952年1月开始的第三轮参战中,空4师还带教了空12师、空15师和空17师三支更年轻的部队。

从1952年2月开始,空4师就和苏军一起进行了大机群作战。在2月初的一周里,空4师参加了五次空战,击落敌机3架,但自己也损失2架。

2月10日6时,地面雷达发现16架F-84和F-80在18架F-86掩护下轰炸军隅里附近的铁路目标,空4师立即起飞34架米格-15,其中10团的16架为攻击队,12团的18架为掩护队,空中指挥为10团团长阮济舟。

米格机群刚刚飞过鸭绿江,12团3大队大队长张积慧就看到空中有白烟,他意识到这是飞机拉烟,立即报告发现敌机。阮济舟随即命令投副油箱,准备攻击。根据事先规定的作战预案,12团是负责在高空掩护,因此张积慧投掉副油箱之后,就带着僚机单志玉迅速爬升到1万米,但等到占据了高空的掩护位置,却找不到敌机踪影,而且也和友机失去了联系。于是,张积慧带着单志玉一面追赶自己的机群编队,一面搜寻敌机。

这时,突然有一批敌机从右后方窜出,最前面的2架F-86动作相当敏捷,已经转到了张积慧的尾后位置,而且距离越来越近,眼看就要进入F-85的机枪射程,情况十分危急。张积慧赶紧招呼单志玉注意保持编队,然后急速右转再紧接着90度垂直爬升,借助米格-15出色的爬升性能,一下重新占据了高度,反将敌机压到了自己右下方。而F-86本来还在准备对米格-15咬尾攻击,现在被米格-15爬升摆脱,形势顿时逆转。

张积慧知道F-86不会这样束手就缚,当自己右转90度的时候,F-86也还在右转,他立即命令僚机单志玉“230,赶快向左反扣!”两人搭档时间并不太长,但已经相当默契,单志玉立即向左反扣,堵住了F-86的转弯航线,将其逼到了张积慧的炮口下。

F-86原来攻击扑空,左转的航线又被封住,只能从张积慧右下方冲了过去,这时张积慧没有继续右转而是迅速向左反扣,恰好占据了F-86右后的有利位置。这架F-86一见情况不利,立即开始机动摆脱,先是高速俯冲,再是向太阳方向垂直爬升,以便利用阳光隐蔽自己。张积慧迎着太阳爬升,刺眼的阳光几乎睁不开眼睛,张积慧早料到这一招,稍稍向左一侧,避开了阳光,然后继续紧紧咬住目标,距离缩短后,张积慧就果断开炮,但角度偏差了一点,炮弹从敌机右侧飞了过去。张积慧继续咬住目标,一面调整角度,当距离缩短到600米,而且直到目标全部套进瞄准具光环,张积慧才按下了炮钮,三炮齐发,F-86被击中,先是剧烈抖动,然后冒出浓烟一头栽下地面。

接着,张积慧拉起机头,转而攻击敌僚机,僚机见自己长机被击落,已经胆战心惊,拼命进行大机动动作来摆脱攻击,当这架F-86进行上升转弯时,张积慧跟着上升转弯,然后马上切半径,一下就绕到了F-86的左侧,F-86的整个侧面全部暴露在张积慧的面前,而且距离只有40米,他立即抓住这个战机迅即开炮,当即将这架F-86击落。

在张积慧击落2架F-84的空战时,僚机单志玉始终紧紧跟随着张积慧,保护张积慧的后方,使他能够放手攻击,没有后顾之忧。

取得2架战果后,张积慧便和单志玉开始返航。在途中和美军大机群遭遇,两人再次和美机展开激战,结果两人都被击落,张积慧跳伞落地,落在志愿军149师防区,被149师护送返回后方。单志玉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在空战中英勇牺牲。

这一战,空4师虽然击落2架敌机,但自己也损失了2架,因此师长方子翼对此并不满意,一连几天都组织总结检讨。直到2月15日,突然接到空军的通报,美国媒体报道,美国空军空中英雄第4战斗机联队334中队中队长

乔治·戴维斯(George Davis)少校2月10日在朝鲜上空被击落而丧生。要求空4师迅速查清,戴维斯到底是被空4师还是被苏联空军击落,或者是被高射炮击落的。

当天只有空4师12团张积慧双机在清川江上空和美军F-86进行过空战,并取得了战果。但张积慧击落的是不是戴维斯呢?

根据空军核实战果的指示,空4师在16日和18日接连派出了2个调查组前往朝鲜实地展开调查,最后调查组在博川三光里以北约2千米处找到了戴维斯的座机残骸,还找到了在座舱里的戴维斯尸体、手枪、飞行帽、证章等物品。特别是有一块金属牌,上面写着:“Davis·George·A”——这正是戴维斯的身份牌。就在距离戴维斯座机残骸500米处就是张积慧的座机残骸。

地面的志愿军149师也将当天看到的空战情况作了书面证明。最终空4师确认是张积慧击落了戴维斯。空军和总政治部先后对长积慧的这一空战胜利予以通令嘉奖。空军首长发来贺电,指出张积慧同志的这种英勇作战的精神,表现了的空中英雄战胜了帝国主义的空中英雄。

他是美国空军著名的战斗机飞行员,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就已经是声名显赫的王牌飞行员,升空作战多达266次,因此被誉为“特别能战斗”,在朝鲜战争中,他从1951年8月到1952年2月,参战半年就取得了击落11架米格-15和3架图-2轰炸机的战绩,所以他被击落自然引起了各方的关注。

因此,美国远东空军对戴维斯之死还发表了特别声明,承认这是一个惨痛的损失,对远东空军而言,无疑是一次沉重打击。

美方的资料称,当天戴维斯带领18架F-86在清川江上空掩护轰炸地面的F-84。但戴维斯并没有在规定的巡逻区活动,而是只带着僚机利特菲德(Littlefield)中尉向北飞到鸭绿江附近,寻找战机。他们发现有约10架米格-15在较低高度,就绕到米格机群后上方俯冲而下。戴维斯第一次攻击就击落一架米格-15,攻击得手后,戴维斯应该爬升脱离,但戴维斯没有爬升,而是右转攻击第二架米格-15,将其击落,接着戴维斯还想再接再厉攻击第三架米格-15时,突然不知从哪里冲出一架米格-15,利特菲德都来不及警告,戴维斯的座机就被击中,随后坠落。利特菲德与米格机群纠缠一阵后脱离,安全回到基地。

另外,当时和戴维斯一起在清川江上空活动的另一架F-86飞行员道格拉斯·伊凡斯(Douglas Evans)后来回忆,他清楚地记得从无线电里听到戴维斯的声音说:“Look here,Baker Two。”(看这里,2个)这种呼叫是当时飞美军行员习惯的呼叫,通常是长机即将攻击敌机,或者已经击落了敌机,提醒僚机注意看一下来确认战果时的呼叫。不久后就听到利特菲德的声音:“Look out Backer Lead! Oh! No!”(长机小心!哦!不!)。

美军最终确认是损失一架F-86,击落两架米格-15。这显然和志愿军的说法有所出入。

由于当时空中还有苏联空军的米格-15,所以苏军一直都认为是苏军的米格-15击落了戴维斯,尤其是张积慧也被击落,而且他的座机残骸和戴维斯的座机残骸距离又只有500米,似乎也为这种说法提供了证据。而张积慧由于座机被击落,最能确定战果的照相枪胶卷也没有了,也使战场空战的真实情况有些争议,毕竟戴维斯名气太大,能够击落这样的王牌飞行员,自然比寻常情况下击落一架F-86要更有意义和荣耀。

志愿军空军始终都认为是张积慧击落了戴维斯,并将这一战例作为抗美援朝空战的经典战斗,张积累慧这架编号35的功勋米格-15也被保存在航空博物馆。

毋庸置疑,年轻的人民空军,击落参加过二战的空战老手,而且在朝鲜也取得了多架战果的王牌飞行员,是志愿军空军在战术和战斗作风上的巨大胜利,也充分表现了志愿军空军在空战的血火硝烟中逐渐成熟。(作者:周明)

飞行员简介:张积慧,1927年出生,山东荣成人。1945年参加八路军,在抗美援朝空战中,总共取得击落敌机4架,尤其是击落了美军著名的王牌飞行员戴维斯,被成为”空中突击手“,”空中英雄“,荣获特等功臣,一级战斗英雄。后历任副团长、团长、副师长、师长、副军长兼参谋长、空军副司令员、空军第四副司令员、烟台市副市长。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